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二日

admin 16 0

  疫情在继续 (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二日)

  今天是星期天。

  坐在门岗里面,有些叹息日子过得很快。只是并没有什么事情可做,静静地看着临近单位的人,在临近单位门岗前面进行停留着。

  没有人可以随意的进入。即使是现在已经有些放松了,是不会一下子就让人们随意地走动。

  很多时候,我都是一个人待着,不可能会有什么大的行动。可能是习惯了孤独,或者是习惯了一个人的独处。

  小毛说,你不习惯也没有办法,没有人和你聊天。

  我说,也没有觉得闷。

  小毛说,你是习惯了。

  我当时是没有什么感觉的。

  晚上,回家坐出租车的时候,那个出租车司机说,刚才拉了一个老太太的。

  我说,老太太?老太太很少打车的。

  出租车司机说,是很少,因为他们是很抠门的。

  我说,是很抠门,即使是赚再多的钱,也是很抠门。

  出租车司机说,只是今天不一样。

  我说,有什么不一样的?

  出租车司机说,这不是放松了吗?这个老太太在家里待着近两个月,都快憋疯了。

  我有些奇怪的感觉,说还可以,没有觉得是这样的。

  出租车司机说,她是出来散步;原来每一天都习惯了在外面跳广场舞,突然在家里待着,是有些快疯了。

  我说,可能是吧。

  说实话,我没有这个感受的,即使是天天在家里待着,也没有这个感受。

  出租车司机说,所以她就这样走着,直到精疲力尽。

  我说,啊?

  出租车司机继续说,走不动了,走不回去了,就打车。

  我说,这也是一种无奈吧。

  出租车司机说,不错,就是一种无奈。好不容易在家待着,也是待不住的。

  我说,是吗?

  出租车司机说,你试试?

  我说,我就是一个人待着。没有什么习惯不习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