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九日

admin 14 0

  疫情在继续 (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九日)

  上午,有些无聊,毕竟是只有我自己,就站在门边,看着外面。

  外面的几个人,就在那里交谈着,说着什么。我并没有在意。

  有一个人说,他有一个朋友是复州湾的;村里每一天都到他家里去,就害怕他老婆回来;这个复州湾人的妻子是黑龙江人。

  这话引起了我的注意,我就认真地听着。

  另外一个人说,这是严防死守,没有办法。

  第一个人说,并不是严防死守,而是让他告诉自己的老婆,不要回来。

  另外一个人说,这有些自私了。

  我说,怎么就到黑龙江了?也不能因为是黑龙江人?这怎么都有些说不通的。

  第一个人说,你没有听懂?

  我说,不懂。你中间漏掉了很多的东西的。

  第一个人说,年前的时候,我的朋友的老婆,是回家探亲;过完年就回不来了。

  我说,这话能够听懂。

  第一个人说,他们村子和屯子都不让他老婆回来;而黑龙江那里,希望他老婆回来,这样可以减轻负担。

  我说,用不着这样草木皆兵吧?

  第一个人说,就是这样草木皆兵,才让我们安然无事。这样的事情,发生的很多,让我们都有些了理解的。

  我说,这倒是。

  另外一个人说,这件事情本来就是有些风声鹤唳。

  小姜换我吃饭的时候,我就问告诉了小姜。

  小姜说,可以理解。

  我说,有些夸张了。

  小姜说,并不是夸张,而这些就是事实。

  吃饭的时候,小刘也说,本来就应该如此的。

  我说,这样才不可能会有传染的可能。

  小刘说,是放松不得,否则就容易出问题的。

  我说,不错。

  小刘说,就这样,才会稳定很多的。

  我说,这一点还是理解的。